首页 > 科学普及 > 科普图文 > 漾濞槭重生记

漾濞槭重生记

       漾濞槭——一种云南大理漾濞县的特有物种,最初被发现时全世界仅存4株,经过10多年的保护,如今已经繁育出数万株。为了一个仅存4株的物种,付出这么多的努力,值吗?答案是:值得。在自然界,一种植物灭绝,常导致10—30种生物出现生存危机。对生物多样性而言,每一种动植物和微生物的存在都至关重要。



  • 漾濞槭的故事


       叶分五爪,背面有白色的茸毛——早春时节,漾濞槭的枝条上,新生的嫩芽已经可以看出成熟时的模样。昆明植物园里,这种曾经全世界只发现4株的珍稀植物,已经初显成林的规模。这片小小的林子,源于10年前的一个包裹。



       2008年10月的一天,昆明植物园园长孙卫邦收到一个“来历不明”的包裹。寄件人是云南大理漾濞县石钟村的村民张国树。纸箱里,是他受中科院植物研究所(北京)的陈又生博士所托,给孙卫邦寄的漾濞槭种子。2001年,陈又生在四川大学标本馆查看槭树科的标本时,发现一份采自石钟村马鹿塘的贡山槭标本。当时他初步推断,这应是一个新种。2002年4月,陈又生来到马鹿塘寻找,几经周折终于在村子附近找到了这种槭树。由于这种槭树是云南漾濞特有的,2003年陈又生和杨亲两位博士将其命名为漾濞槭。受国际植物园保护联盟资助,2007年,陈又生开始开展漾濞槭的保护工作,联合主管部门对当地居民开展宣传,同时开展人工授粉,希望获得足够多的种子开展人工繁育。


  •  繁育与发展

       研究突破授粉、种子萌发两大关口,漾濞槭种群逐步发展防止了人为破坏,怎样让这个物种繁殖壮大、摆脱濒危境地呢?孙卫邦介绍,漾濞槭的濒危和人类活动对其生境的影响有关,也和其自身特性有关。漾濞槭本身花期短,单性花(雌花和雄花)和两性花同株。人类活动又导致其植株减少,现存植株之间距离远,授粉有效性不高,结实率低。即使授粉成功结出种子,种子落地后,由于适宜种子萌发的生境遭到破坏,萌发也不容易。


       2014年,孙卫邦的学生陶丽丹开展了漾濞槭的系统调查与种群生态学研究,最终发现,漾濞槭共有12个分布点、577株。2016年,研究人员又采集了一批漾濞槭种子,并于2017年培育出5万株漾濞槭苗木。前后繁育的5.1万余株漾濞槭苗木中,昆明植物园专类园保育了50余株,苗圃保存了约3.8万株供下一期回归自然试验工作。此外还分别在大理云龙自奔山林场和红河州芷村林场迁地保育各4000株,在漾濞槭原生境回归了4600余株。为了保护漾濞槭,2016年以来,研究人员平均每年去漾濞县4次,开展调查、采种、回归、种子实验、开花观察等工作。此外,每年还要不定期去两个漾濞槭重建居群进行幼苗生长监测等工作。


  •  保护:多方协力

       对极小种群物种野生植物开展拯救保护漾濞槭的保护,只是极小种群野生植物保护中的一个样本。中科院昆明分院院长李德铢介绍,云南物种资源丰富,动植物物种数都超过全国的1/2。但每个物种分布狭窄,总量只有几十棵的植物、几百只的动物物种数量比较多。不少物种由于分布区域狭小,一场火灾或者山体滑坡就有可能导致整个物种遭遇灭顶之灾,“不少属于极危物种,需要抢救性保护”。随着极小种群计划的推进,漾濞槭等物种不仅摆脱了灭绝的命运,还成功实现了原生境回迁。


       漾濞槭的研究与保护,先后得到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云南省联合基金重点项目、国际植物园保护联盟(BGCI)中国树木保护项目、国家科技基础资源调查专项项目、国家重点研发计划“典型脆弱生态修复与保护研究重点专项项目”、云南省林业厅极小种群野生植物保护专项项目等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