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保护动态 > 聚焦前沿 > 等级调整与否、雪豹保护依旧

等级调整与否、雪豹保护依旧

最近一两天,保护圈里的大新闻应该就是IUCN调整雪豹受威胁等级的事儿了。9月14日,IUCN在其官方网站上正式公布,根据最新的数据将雪豹(Panthera uncia) 的受威胁状态从“濒危”调整为“易危”。

© Sanjog Rai / WWF-Nepal
为什么会调整等级?
目前全世界公认的物种濒危程度评定标准是IUCN(世界自然保护联盟)从1963年开始制定的“濒危物种红色名录” (IUCN Red List of Threatened Species)。目前已经有87,967个物种得到评估并被列入该名录,其中25,062个物种被评估为“濒危”。一个物种要被列为濒危物种需要满足以下两个条件:一,有效种群数量(可繁殖个体)低于2500只;二,在两个世代内种群数量下降达到20%。红色名录的提出是为了给全球各国政府、学者、NGO组织提供一个参考,以便集中资源和力量优先保护最受威胁的物种。

IUCN的物种受威胁等级示意图,从左至右:灭绝、野外灭绝、极危、濒危、易危、近危和无危。
在雪豹的案例中,IUCN在1986年将其列入“濒危”行列,此后每5-10年重新评估一次。此次的状态变更是基于一份为期三年、由5个雪豹保护机构联合完成的评估,其中包括国际大猫基金会(Panthera)、雪豹保护协会(Snow Leopard Conservancy)和 国际野生生物保护学会(Wildlife Conservation Society,WCS)。国际大猫基金会的执行总监Tom McCarthy博士表示:“无论是从种群数量,还是从种群的下降趋势来看,雪豹现在的生存状态已经不再符合IUCN的物种濒危等级评定标准。这是一个好消息,但并不代表雪豹就已经‘安全’,大家就可以庆祝了。这个物种在野外依然面临着灭绝的高风险,数量也依然可能下降——只是说不像此前下降那么快而已。”

雪豹皮毛近照。目前全球雪豹偷猎和非法贸易依然猖獗 © Ola Jennersten _ WWF-Sweden

等级调整背后的担忧

雪豹等级调整与否,在国际雪豹保护圈里一直存在争议。虽然IUCN和一些科学家支持将雪豹列为“易危物种”,但更多科学家和保护者们则持反对态度。


国际知名的野生动物专家乔治夏勒George Schaller博士就认为:目前我们得知的雪豹数量顶多是一个推测的结果,因为实际被全面调查过的栖息地面积实在太少。普遍认为有60%的雪豹种群都分布在中国,但真正开展过调查的地方并不多,比如昆仑山一带基本就没有数据。”

撇开数量的问题不谈,所有的科学家们都认为雪豹目前面临着日益严峻的生存威胁。

这种美丽的生灵分布在亚洲中部高山地区的12个国家,包括俄罗斯、吉尔吉斯斯坦、印度等国,据估计我国有60%左右的种群分布。全球雪豹的数量目前还没有准确的数据,但根据不同的科学家团队调查的结果,数量大约在4000到8000只不等。

作为食物链顶端的顶级捕食者,雪豹代表着生态系统组成和结构的多样性,对于维护高山生态系统健康、从而提供生物多样性及生态系统服务而言至关重要。 除了保护雪豹本身的意义,全球 1/3 的人口也生活在雪豹栖息地及其下游地带。这一区域的高山山脉所储存的冰层和积雪为下游河流提供了至关重要的水源,所以通过保护雪豹、进而保护整个区域的生态安全至关重要。

然而现实并不乐观。根据最新预测,受气候变化的影响,到2070年雪豹现有栖息地将减少整整70% ;一份TRAFFIC的报告也指出,每年有高达450只雪豹被非法偷猎者捕杀并贩卖;因为天然猎物的减少和栖息地的缩小,人类和雪豹的冲突也不断加剧……

WCS雪豹项目的Peter Zahler就谈到:“雪豹一直面临着偷猎者的威胁,不仅是它们自己,它们的捕食对象也被过度猎杀。除此之外,在雪豹栖息地的家畜数量一直在增长。过度放牧会导致草场质量下降、面积减少,也可能把家畜的疾病带给野生山羊、岩羊等,从而使得它们数量下降。雪豹没有足够的天然猎物,就只能猎捕家畜。而这又会导致牧民报复性猎杀雪豹……”

雪豹的等级调整并不意味着这些威胁有所减轻。

© Sanjog Rai / WWF-Nepal

濒危与否、保护依旧
虽然对等级调整依然存在争议,但保护圈的基本共识是:雪豹作为高山生态系统的旗舰物种和伞护物种,对它们的保护力度只应加强、不应下降。

世界自然基金会WWF全球野生动物项目总监Margaret Kinnaird强调:“我们绝不能忽视雪豹在野外面临的严峻生存现状。这次雪豹的等级变更与其他成功保护物种的案例不同,是基于推测的数据而不是种群数量的确切增长……雪豹在接下来的几年还将面临不断增长的威胁。我们WWF的工作不会因此改变,还是会继续努力为雪豹创造一个与社区、与健康栖息地共存的未来。”

世界自然基金会WWF中国首席科学家范志勇博士在谈到此事时也表示:“IUCN调整红色名录中的雪豹濒危等级是一件事,保护界认为雪豹数据不足是另一件事,两者范畴不同。前者可由IUCN猫科专家组根据其设定标准去评判,后者则应促使各国政府和保护组织将更多的力量投入到雪豹的调查中去。而不争的事实是,雪豹作为全球最为脆弱、分布在高山裸岩区域的大型猫科动物,正在遭受气候变化和开发活动的严重威胁。我们对它的保护和投入都不应减弱。雪豹应该得到更广泛的关注,政府、保护界和公众也应采取更强有力的行动,通过改善这一旗舰物种的保护状态来保障全球生态安全!”

山水自然保护中心创始人、北京大学吕植教授则认为:“即使降了级,也不应该影响对雪豹保护的重视。濒危了才保护和先污染后治理如出一辙,更何况作为大型食肉动物的雪豹在青藏高原生态系统中的起着调节食草动物种群数量的关键作用,有它在,表明这个这个系统是完整的。在生态系统中,物种之间环环相扣,没有哪一环是不重要的,完整的生态系统才是我们要维护的。”

“对于WWF而言,”WWF中国雪豹项目高级专员何兵表示,“我们仍将继续支持和开展雪豹的基础调查工作,并希望和政府合作伙伴、NGO同行、科研院所一起努力,获取尽可能全面的种群数据,以便更精准地指导雪豹保护工作。与此同时,我们也将在国内各个重要保护区逐步开展试点保护行动,减轻人为因素对雪豹的负面影响,并通过开展传播活动,提高公众对雪豹的认知和支持。”

二十多天前,雪豹分布12国的政府官员、NGO组织及科学家们齐聚吉尔吉斯斯坦首都比什凯克,为雪豹保护未来发表了共同声明,承认雪豹保护对生物多样性、人类共存的重要性;承诺在雪豹栖息地开展可持续发展、提供必要的政策、资金支持;决心开展切实行动、阻止野生动物非法贸易等。我们期待这些举措不会因为雪豹的等级调整而有所改变。
上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