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保护动态 > 聚焦前沿 > “绿色化”在行动——生态文明建设的新布局新境界

“绿色化”在行动——生态文明建设的新布局新境界

  7月1日,对我国生态文明建设来说,是一个富有战略意义的日子。这一天,习近平总书记主持召开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十四次会议,审议通过了《环境保护督察方案(试行)》《关于开展领导干部自然资源资产离任审计的试点方案》《党政领导干部生态环境损害责任追究办法(试行)》等一系列重要的制度性文件。

  这一系列文件的通过,是对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中“建立生态环境损害责任终身追究制”内容的具体落实,为各地“绿色化”行动注入了强大动力。

  “一带一路”“推动中国高铁和中国核电走出去”“中国制造2025”……回顾今年以来的国家重大发展战略,无一不跟探索绿色化、可持续的发展方式有关。从理论到制度、从制度到实践,“绿色化”正推动我国生态文明建设走向新境界。

  顶层设计:“生态文明”与“绿色化”

  3月24日,“绿色化”一词第一次出现在中央政治局会议中。在“新四化”即“新型工业化、城镇化、信息化、农业现代化”之外,会议新加入“绿色化”,使“新四化”变成了“五化”,极大地丰富了“发展”的内涵。

  有人可能会觉得,从字面上看,“绿色化”只是一个抽象口号,但对“绿色化”的理解却经过了一个历史的演进过程。“绿色化”这个词,并非一个凭空造出的概念。早在1949年,《人民日报》就有一篇介绍前苏联“绿色化”的文章,那时这个词的意思是指“植树造林、绿化”;进入20世纪90年代,这个词开始被用在食品、生态农业等领域;再后来,这个词开始被用在建筑、化工、制造业、环保等领域,应用范围不断扩大,内涵不断丰富。

  到今天,“绿色化”已经成为我国生态文明建设迫切的需要。一组数据可以说明这种需要有多么迫切:去年一段时间内,在全国74个按新的空气质量标准监测的城市中,达标比例仅为4.1%;全国超过1亿亩耕地受污染;受严重污染的劣V类水体比例达10%左右。

  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所言:“我们在生态环境方面欠账太多了,如果不从现在起就把这项工作紧紧抓起来,将来付出的代价会更大。”

  将“绿色化”与十八大提出的“新型工业化、城镇化、信息化、农业现代化”并列,是又一大创新,意味着我国的发展从“四化”建设变成“五化”一体。

  新的理论,总是新实践下的高度提炼和升华。“绿色化”提到“五化”的地位,也是理论创新的必然——在十八大上,“生态文明”被首次提到与经济、政治、社会、文化并列的地位,开始成为全新的“五位一体”。而十八大报告的起草组组长,正是习近平。

  梳理新华社等媒体的公开报道,我们可以发现,习近平总书记对生态文明是几十年持续地关注。

  近期,中央党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黄浩涛在《学习时报》发表文章,梳理了习近平的“环保思想史”。他在文章中说:“对于生态的重视,习近平可谓一以贯之。在正定,在宁德,到浙江,到中央,习近平对生态问题有大量论述。他的一些论述和讲话,对我国生态文明的理论创新和实践探索的历史演进,对准确把握生态文明建设的战略方向,指导我们搞好当代中国的生态文明建设,具有重要意义。比如在正定,习近平提出‘宁肯不要钱,也不要污染’;在宁德,习近平同志因地制宜,提出‘靠山吃山唱山歌,靠海吃海念海经’的‘山海经’,鼓励地方开创‘绿色工程’;在浙江工作期间,习近平同志强调‘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在国内外重要会议、考察调研、访问交流等各种场合,一直强调建设生态文明,维护生态安全。据统计,有关重要讲话、批示等超过60次。”

  确实是这样,查阅媒体的公开报道,习近平在2006年担任浙江省委书记时,就对生态文明建设有过一段非常精辟的论述:“在实践中对这‘两座山’之间关系的认识经过了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用绿水青山去换金山银山,不考虑或者很少考虑环境的承载能力,一味索取资源。第二个阶段是既要金山银山,但是也要保住绿水青山,这时候经济发展和资源匮乏、环境恶化之间的矛盾开始凸显出来,人们意识到环境是我们生存发展的根本,只有‘留得青山在’,才能‘不怕没柴烧’。第三个阶段是认识到绿水青山可以源源不断地带来金山银山,绿水青山本身就是金山银山,我们种的常青树就是摇钱树,生态优势变成经济优势,形成了一种浑然一体、和谐统一的关系,这一阶段是一种更高的境界。”

  今年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对生态文明建设的关注有增无减。年初在云南,习近平总书记的一句“立此存照”使人印象深刻——“过几年再来,希望水更干净清澈”,一定要把洱海保护好,让“苍山不墨千秋画,洱海无弦万古琴”的自然美景永驻人间。

  在2015年全国两会期间,在上海团、江西团,在广西团、吉林团,习近平每次都谈到生态环境问题。在江西,除了引用“落霞与孤鹜齐飞”之外,他还对江西的人大代表们说:“要像保护眼睛一样保护生态环境,像对待生命一样对待生态环境”。

  从习近平总书记的论述中,我们可以发现,“绿色化”从理念到理论,从理论到实践,内涵和外延已经十分丰富。

  在经济领域,它是一种生产方式——“科技含量高、资源消耗低、环境污染少的产业结构和生产方式”,有着“经济绿色化”的内涵,而且希望带动“绿色产业”,形成经济社会发展新的增长点;它也是一种生活方式——“生活方式和消费模式向勤俭节约、绿色低碳、文明健康的方向转变,力戒奢侈浪费和不合理消费”;它还是一种价值取向——“把生态文明纳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形成人人、事事、时时崇尚生态文明的社会新风”。

  也就是说,我国现在把生态文明建设摆到了非常高的位置,不仅要在经济社会发展中实现发展方式的“绿色化”,而且要使之成为高级别价值取向,要推动国土空间开发格局优化、加快技术创新和结构调整、促进资源节约循环高效利用、加大自然生态系统和环境保护力度,朝着十八大确定的生态文明建设的总体目标大步前进。

制度堤坝:筑牢发展“生态底线”

  《党政领导干部生态环境损害责任追究办法(试行)》中提出,不管领导干部是在位还是退休,只要损害生态环境,就“终身追责”。“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实现“绿色化”发展,就要把破坏生态环境的“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

  从年初新《环保法》实施,到日前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十四次会议审议通过4个涉及环境保护的文件,一个全方位、立体化的生态“制度堤坝”日益筑牢。

  过去,由于环保执法处罚力度小,有些企业排污“有恃无恐”。新年第一天,被称为“史上最严”的新《环保法》正式实施,有人形象地说:“环保执法也有了牙齿。”此后,环保部门充分运用按日连续处罚、查封扣押、限产停产以及移送行政拘留等手段,执法力度日益加大,对排污企业形成了有力威慑。据环保部环境监察局局长邹首民介绍,1月到4月,全国范围内实施按日连续处罚案件共160件,罚款11229.51万元。

  紧接着,1月上旬,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推行环境污染第三方治理的意见》,部署改革创新治污模式,吸引和扩大社会资本投入,促进环境服务业发展。

  “以前是‘谁污染,谁治理’,由排污企业负责治理。由于排污企业在环境治理人员、技术、资金等方面的局限,往往导致污染治理的效果不尽如人意。”国家发改委资源节约和环境保护司副司长王善成说,鼓励专业化环境服务公司进行污染治理,有利于降低治理成本,进一步提高治污效率和效果。

  很长一段时间以来,“灰色环评”备受诟病。从3月2日到3月24日,环保部连续发布6项有关环评通知、规定等,不仅明确给出了“红顶中介”脱钩时间表,而且在《关于严格廉洁自律、禁止违规插手环评审批的规定》中提出,严禁副科级以上领导干部及其家属插手环评。

  “要彻底解决环评‘红顶中介’问题,决不允许‘卡着审批吃环保、戴着红顶赚黑钱’。”环保部部长陈吉宁说,环保部所属事业单位的8个环评机构,今年率先全部从环保部脱离,其他地方的分批分期也要全部脱离,逾期不脱离的,一律取消环评资质。

  水,是生命之源。今年4月,《水污染防治行动计划》正式发布,给出了健全水污染治理网络的线路图。与以往行政规定有很大的不同,“水十条”每个段落的最后附有具体牵头落实部门和参与部门。据测算,“水十条”相关投资将达两万亿元。

  5月,环保部联合发改委、财政部、国土资源部等单位,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强涉及自然保护区开发建设活动监督管理的通知》,进一步加大对自然保护区的监管与保护。7月,环保部宣布,《环境保护公众参与办法(草案)》获原则通过。草案明确了环保部门可以通过征求意见、问卷调查、专家论证会、听证会等方式开展公众参与环境保护活动,以及公民举报环境违法行为的举报途径。

  短短半年时间,国家相继出台和实施生态建设相关法律法规,直指过去生态建设中的突出问题,既呼应了人民对美好环境的诉求,又筑牢了经济发展的“生态底线”,为建设美丽中国激浊扬清。

  绿色实践:“美丽中国”不再是梦

  7月,记者驱车在江苏苏州东山环岛公路上,只见沿线青山绿水、瓜果飘香,村庄粉墙黛瓦。漫步东山镇太湖边上的西巷村,太湖绿波荡漾,大道上游客络绎不绝。

  “借着国家农村环境综合整治的政策红利,我们大力改善了农村生活环境。在地底下,还藏着地埋式污水处理系统装置,正在处理生活污水,不过你听不到机器运转的声音。”西巷村村主任黄美峰告诉记者,村子环境变好了,他们发展民宿产业,提供颇具地方风情和民俗文化的服务,村民一套400平方米左右的闲置房子,前三年每年能获得近5万元分红。

  “绿水青山就是生产力”,像太湖这样的地区,在全国越来越多,良好的生态环境成了吸引游客的重要宣传点。比如,最近的仲夏夜,湖北咸宁通山县的大幕山上,每晚都会有一大批游客。这里建立了湖北省的生态赏萤点,如果白天天气晴好,晚上就会有几万只萤火虫漫山飞舞,形成壮观的“萤海”。

  以前,通山县像大幕山这样生态功能重要、自然资源富集、人民生活贫困的山区,当地民众主要靠伐木谋生,收入低不说,还破坏环境。现在通山县大力发展生态旅游,成了华中地区的重点生态旅游区。三月的樱花,五月的杜鹃,七月的萤海,吸引着全国游客前来踏青,每年上山的游客超过300万人次。

  山还是那些山,人还是那些人,但是发展的理念变了,山里人的生活方式就变了。现在通山县生态旅游业年产值占全县GDP的三分之一,直接提供就业岗位两万个,老百姓的收入翻了四五倍。

  不只是绿水青山变成了“金山银山”,海洋生态文明建设和保护也受到各地政府的重视。

  今年6月19日,记者随国家海洋局组织的“海疆万里行”采访团来到大连长海县。这里的长山群岛作为海洋生态经济区,被纳入辽宁沿海经济带发展规划,五年前开始举全县之力进行海岛生态修复。新修建的栈桥下,成群的螃蟹在沙滩上活动,海滨广场的尽头,海鸭子忙着在退潮时到滩涂上觅食;沿着整齐的海岸公路走,随处可见成群结队的白色海鸥——良好的生态环境,使得这里成了大连市民休息旅游的后花园。

  建设“美丽中国”,“独行快,众行远”——顶层设计与基层实践并进,政府、企业、社会组织、公民各负其责、各尽其力,生态文明建设的新时代已经来临。(光明日报记者 袁于飞 叶乐峰)